女子服药自杀未果起诉药房赔偿,法院驳回
2020年06月10日 13:09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有轻生念头的张女士一次性吞下一瓶处方药物“氯氮平”,后经抢救保住了性命。接着,她以违法出售处方药为由,将药店告上法院,索赔医疗费等2万余元。记者今日获悉,西城法院认定虽然药店违反药品管理法的相关规定,但这与张女士企图服药自杀造成的损害后果并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驳回了张女士的诉讼请求。

张女士自称,去年12月的一天晚上,她以睡眠不好为由,在北京一家药店买了一瓶精神类处方药物“氯氮平”。但事实上,张女士那些天因与家人争吵,情绪十分低落,有了轻生念头。在购药的当晚,她便把整整一瓶100片“氯氮平”全部吞进了肚子。后经友人拨打急救电话,已经出现药物中毒、肺部感染及肝功能衰竭等症状的张女士得以被送医抢救,保住了性命。

张女士出院后,将药房告上法院。她认为,自己买药时根本没有出示处方,药房销售人员就将处方药卖给了她,导致她的健康受到严重损害。张女士要求药店赔偿她医疗费、营养费等21000余元。

药房向法院提交了购销记录,以证明自己从未进过“氯氮平”这种药,所以根本就不可能卖给张女士。

而张女士则提交了支付宝的支付记录,显示当天在该药房支付了两笔购药款。张女士解释说,其中一瓶是避孕药物,另一个就是氯氮平。药店承认卖了避孕药,但对另一笔购药款却说不出卖的是什么。

法院审理后认为,张女士已经举证在药店付款购买药品,消费者通过扫码完成支付后,不再留存销售凭证是通常交易惯例,因此,张女士已经完成初步举证责任。药店对于所销售的两种药品,只能提供一种药品名称,而不能提供另一种药品名称,因此,药店未能完成举证责任。药店出具的自行整理的台账,并非第三方提供的明细,其证明力不足。法院认定药店应承担举证不利的法律后果,推定其向张女士销售了“氯氮平”。而药店销售人员未判断药物用途合理性,未核对处方就销售该药物,违反了药品管理法的相关规定。

不过,张女士购买并大量服用“氯氮平”是为了轻生自杀,法院认为,虽然药店在药品销售过程中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但与张女士企图以服药自杀故意造成损害后果的行为并无法律层面的因果关系,因此药店不须承担赔偿责任,驳回了张女士的诉讼请求。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 孙莹

编辑:曾佳佳

流程编辑:吴越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