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讨论重启核试验,特朗普准备再启核军备竞赛?
2020年05月27日 15:59
来源:澎湃新闻网

(原标题:核观察|美讨论重启核试验,特朗普准备打响军备竞赛发令枪?)

美国讨论重启核试验,一旦重启将引发其他国家的效仿,世界将迎来一场前所未有的核军备竞赛。

据美媒日前报道,特朗普政府正在对是否恢复核试验进行讨论。美国最后一次核试验是在1992年。美国是《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的签署国,如果美国恢复进行核试验,这实际上是退出《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的行为,此举将对美国与其他核大国的关系产生深远影响,甚至可能打响核军备竞赛的发令枪。

从1945年至今,美国进行了1030次核试验,积累大量数据和经验

国际社会默认应禁止核试验

日内瓦裁军谈判会议在1994年正式启动全面禁止核试验的谈判,1996年,日内瓦裁谈会拟定了《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的文本并在联合国大会以压倒性多票获得通过,1996年9月24日,条约开放签署。《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旨在全面禁止爆炸方式的核武器试验,缔约国应当不进行任何方式、任何地点的核爆炸试验,通俗地理解即暂停核试验。

世界上实际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对《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的态度不一,俄罗斯、英国和法国签署且批准了这一条约。中国是条约最早的签署国之一,中国主动暂停核试验,为推动核裁军起到了积极地示范作用。美国签署了该条约,但美国国会未批准条约。印度和巴基斯坦未签署该条约,值得注意的是,1954年,时任印度领导人的尼赫鲁首先提出国际社会应当缔结全面禁止核试验协议,印度是最早提出全面禁止核试验的国家却迟迟不予以签署。此外,朝鲜也没有签署该条约,秉持核模糊政策的以色列签署了条约但未能批准。

美国空军试射“民兵”-3洲际导弹

按照《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的规定,条约列出了44个实际拥有核武器或处于“核门槛”及拥有核能力的国家,只有这44个国家全部递交条约批准书且经过180天后条约才予以生效。而前文提到的若干实际拥有核武器的国家正在这44个国家之列,可部分国家签署却未批准,或干脆不签署条约。也就是说,理论上看《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并未生效,但是国际社会对禁止核试验已经形成了一种默认的心态,对核试验的禁忌已经形成一种潜在的规范意识,任何试图打破禁忌进行核试验的国家会遭到国际社会的普遍谴责。

朝鲜核试验就是一个例子,在2003年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后,朝鲜摆脱了国际社会的制度约束,2006年至今,朝鲜进行了六次被证实的核试验。名义上看朝鲜进行核试验不存在违反国际军控条约的行为,但是国际社会对核试验的禁忌规范,朝鲜因此遭受到了极其严厉的经济制裁,美国等西方国家甚至一度以强力的军事手段向朝鲜施压。所以,即便没有生效的条约存在,禁止核试验已经成为国际社会普遍接受且内化的“潜规则”。

美国进行B61-12核炸弹投掷试验

可借助亚临界核试验升级核武库

2019年末,美国能源部公布的年度报告中提到,2020财年起,美国计划每年开展两次亚临界核试验。亚临界核试验是一种非核爆炸的试验,试验还会使用武器级别的核武材料、例如高浓缩铀或钚,但是这些核武材料的“量”不会达到临界水平。也就是说,亚临界核试验时,核武器的爆炸装药引爆轰击武器核材料,但是不会达到核爆炸的水平,亚临界核试验所用的核武器材料达不到物理转化的量级,因此不会发生核爆炸。

亚临界核试验的意义在于可以在不产生实际核爆炸的情况下验证核武器的设计结构是否有效。例如在新研发某种核武器时,为了验证新设计的核武器结构构型是否有效,可以在亚临界核试验时收集装药轰击核材料的数据,经过计算机模拟,计算可能达到的威力,验证新设计的核武器是否达到应有的技术指标。在检验已有的库存核武器是否可靠时,也可以用亚临界核试验的方法,通过减少核材料的质量,进行爆炸试验,通过对非核爆炸的数据计算模拟,检验库存的核武器的可靠性。在1996年签署《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后,美国主要采取亚临界核试验和超级计算机模拟的方式来进行核武库的维护和升级换代,内华达州的核试验场是美国进行亚临界核试验的主要地区。

所以,以美国的科技实力来看,如果美国考虑研发新型核武器或检验老式核武器,美国可以主要依靠亚临界核试验的方式予以实施,不必“冒天下之大不韪”进行核爆炸试验。此番媒体报道美国要重启核试验,笔者认为更多的是政治意义的考量。

美国正在研制B-21战略轰炸机

美国两党对军控态度不一

特朗普政府一再毁约退群已经成为“常态”,这和美国两党对军控的态度特点有一定的关联。从冷战历史可以看出,在美苏构成核均势的时期(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在这一时期经受着越南战争带给国内的拖累,两党政治精英都认识到缓和姿态有利于维持当时美国和苏联之间的均势,比如民主党的约翰逊,共和党的尼克松和福特都基本采取着缓和的姿态。

当苏联国力下降美国重新获得优势,特别是冷战后美国成为世界单极霸主时,美国两党对军控态度的差异就显现出来。例如共和党的里根实施“星球大战”计划,强调以实力求和平;小布什退出《反导条约》,大搞导弹防御,摆出一副穷兵黩武的姿态,而民主党最典型的是奥巴马提出了一系列改善与俄罗斯关系的举措,与俄罗斯签署《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提出“无核世界”、“不首先使用”的主张和政策观点,颇有构建积极核态势的姿态。

总的看来,在具备优势实力的时期,共和党和民主党都以维持美国权力中心地位为目标,但是对军控的态度的差异体现在共和党人更倾向于大搞军备,不乐意接受国际规制的束缚,追求绝对优势,而民主党人更倾向于接受国际规制,守约守序,通过条约和规制限制别的对手以保持现有优势。特朗普显示出了典型的共和党人对军控的态度,特朗普政府非常痛恨军控,反感核裁军,强调退约,追求绝对优势。特朗普在就任美国总统后,不断推翻前任奥巴马的安全政策理念,不断实施单边主义的军事安全政策。在特朗普政府看来,无论一个军控条约对自己有利或无利,无论会对国际社会带来多大消极影响,一退了之是美国的最佳选择。

美国潜射导弹核弹头

就技术层面而言,美国的核武库升级和扩大不完全需要重启核爆炸试验。而此番特朗普政府讨论重启核试验,其给出的理由是其他大国“正在进行核试验”,这一说辞的主要目的是为退约、毁约的行为摆出一副军控“受害者”的姿态,进而从这种姿态出发,推行美国意图实施的多边军控。而历史上,美苏、美俄进行核军控前都会进行长时间的沟通、对话和谈判,一系列武器技术、政策规制、数量削减限制等细节文案汗牛充栋。而美国近期一直提及的所谓多边军控谈什么?控什么?怎么谈?如何谈?美国方面却无法提供任何可供参考的细节,这不免令人怀疑美国推行所谓多边军控实际是一种政治和外交施压,美国的眼光已经聚焦在追求绝对军事优势的单边主义路径上,美国提出的所谓多边军控机制的诚意和可信性较低。

今年11月美国即将迎来大选,如果特朗普连任,美国还会退出什么条约?自特朗普任美国总统以来,退出了《中导条约》、《伊核协议》和《武器贸易条约》,近日又传出退出《开放天空条约》,《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延续也是前途未卜。上述行为不但给国际社会安全带来消极影响,也让美国的盟友国家大为吃惊。细数一下,未来或许只剩下《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可供“退约达人”特朗普使用。如果美国继续退约退群,游离于国际安全规制之外的“独立”美国或给世界带来前所未有的消极影响。

(作者系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博士后,研究军备控制与国家安全方向)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