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黑团伙"纵横江湖"18年 黑老大和副市长是亲兄弟
2018年07月26日 08:33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涉黑团伙纵横江湖18年 黑老大和副市长是亲兄弟

2017年11月8日,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陈才杰受贿案。图/浙江省纪委

近日,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了陈才强、李良伟等30人特大涉黑案。

主要被告人陈才强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非法拘禁罪、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赌博罪、开设赌场罪、敲诈勒索罪、强奸罪等19项罪名,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这份判决书长达218页。此案由公安部督办、浙江省公安厅指定东阳市公安局异地管辖侦办,经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由金华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将近十二万字的刑事判决书,详细记录了1998年至2016年间,陈才强涉黑团伙涉案金额6亿多元的100余起违法犯罪案件。

这一涉黑团伙为何能“纵横江湖”18年?除了陈才强本人手段“过硬”外,他还有一个当副市长的亲哥哥。

黑老大弟弟

判决书显示,陈才强,1974年生人,初中文化(亦有多家当地媒体报道其为小学文化)。

这位绰号“灵骨看”“强哥”的黑老大,一开始也受过别人的“欺负”。18岁时,他曾开过一家家具店,受到当地同行的欺负,他通过别人介绍认识了“道上”的蔡某,有了蔡某的关照,他在温岭市牧屿镇站稳了脚跟。

1998年,陈才强成立了温岭市三鑫废旧物资回收有限公司。在收购股份问题上,与当地村书记任某某产生了纠纷。任某某找了当地黑恶势力李良伟。李经常带领手下恐吓、跟踪陈才强。陈才强觉得自己也要培养一批人,于是他不停拉拢、收买李良伟的手下,最终与李良伟结交。

从此,陈才强走上了涉黑路。到2000年左右,陈才强与李良伟两股势力经过黑黑协作,逐步形成了以陈才强、李良伟等人为组织、领导者,成员30位左右的较为稳定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该组织成立后,内部层次分明,实行分层管理。由陈才强、李良伟等人通过支付生活费、发放工资、赠送股份、资助逃跑、摆平事端、帮助逃避处罚等形式,对组织成员进行控制和管理。

陈才强建立起一套自己的管理制度来保障组织内部的稳定:组织出面统一购买管制刀具和手机、车辆等作案工具;组织统一租房,统一行动,统一为被释放的成员接风洗尘;组织成员出事情,组织出面摆平和补偿等。

该组织还有着互相认可的不成文帮规和行事惯例。如:要求组织成员服从管理,听从指挥,做到随叫随到;老大的话就是命令,大哥吩咐做的事情必须做好;对大哥要尊重,要保护好大哥,大哥出事情,手下要出来顶包,出事不能出卖兄弟……

为了给组织提供经济支持,陈才强等人通过“以商养黑”“以黑护商”的方式,大肆摄取非法经济利益。

陈才强等人先后开办温岭市三鑫废旧物资回收有限公司、浙江信源纸业有限公司、台州恒兴混凝土有限公司、牧屿客运售票点、温岭市泽国鑫源旧货行、台州市乾峰科技有限公司等十余家企业,并利用组织的势力和影响,通过开设赌场、放高利贷、强拿硬要、暴力讨债、强立债权、强行入股、骗取出口退税等方式,获取经济利益达数千余万元。

进入温岭市区发展后,该组织又采用暴力讨债、强行入股、骗取贷款、骗取出口退税等手段,将势力范围拓展到房地产、酒店、化工、金融等多个领域,以获取大量非法利益,维系该组织生存和扩充组织规模,进一步确立其强势地位。

判决书还显示,陈才强等人通过捏造虚假贷款事由、虚构资金用途等欺骗手段,骗取多个银行贷款,其中陈才强参与骗取贷款资金1.118亿元。

该组织还通过大量违法犯罪活动,充当娱乐场所黑保安、开设赌场、寻衅滋事等,非法控制了温岭泽国、牧屿一带的废旧金属回收业、赌博业等。

随着“事业”不断做大,陈才强有了“更高的追求”,开始努力寻求政治上的身份。渐渐地,陈才强拥有了台州市政协委员、民建温岭市副主委等身份,又任台州市民建企业家协会会长,他同时还是台州市“公安监督员”。

陈才强还在慈善领域发力。曾有媒体以《温岭慈善达人陈才强:积极探索制度化的慈善之路》为题进行报道,称陈才强为“台州最知名的慈善家之一”。在报道中,陈才强说自己“年幼时家境贫困,经过自身的不懈努力奋斗,才取得了事业的成功。在事业发展的同时,自己始终牢记不能忘记反哺社会,要积极承担社会责任”。

此外,陈才强还获得过“长三角十大公益青商”荣誉称号,援建过希望小学和“希望茶园”。

据陈才强的“小弟”供述,“在被抓之前,我一直认为陈才强是个成功的企业家,他在我面前的形象也是很高大的。”?

陈才强还开始信佛,可最终也没做到六根清净,他在手下面前宣称:“我什么都放得下,但女人我现在还是放不下。”

2010年、2013年和2014年,陈才强在其所担任总经理的温岭市九龙国际大酒店九楼豪华办公室内,分别对3名KTV包厢“公主”实施奸淫,其中还有一名未成年人。

这个时期的陈才强,“在温岭就是可以横着走”。据陈才强的“小弟”秦某供述,“陈才强喜欢一个女人根本不用花心思追,直接强奸,而且强奸后什么事都没有。”

这一时期的陈才强内心很膨胀。据他回忆,“开始进入温岭最顶级的圈子里,我也开始狂妄自大起来,内心也飘飘然起来了。”

2008年2月14日21时许,在温岭市乾宫娱乐城一包厢内,陈才强和手下们因叫娱乐城老板洪某过来敬酒未成,认为失了面子,索性砸掉包厢。被派出所传唤后,在公安部门关系人的出谋划策下,陈才强等人向公安机关做了伪证,让手下承担所有罪责。

2010年12月26日,在九龙国际大酒店九楼豪华办公室,陈才强认为台州金龙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立响不听自己话,便指使手下商量如何收拾杨立响。之后,手下们对杨立响进行了砍、打,后驾车逃离现场。因为陈才强通过其在公安部门的关系人运作,此案最终不了了之。

上述提到的公安部门关系人,名叫赵挺峰,曾任温岭市公安局牧屿警务区警长、温岭市大溪派出所所长等职,常常为陈才强等人提供“保护”。在砍、打杨立响的案子中,赵挺峰利用自己在公安机关的关系,帮陈才强了解案件侦查情况。在赵挺峰的指点下,陈才强毁掉了作案车辆,把作案时用的手机、电话卡扔到了湖中,给警方破案造成了障碍。

在另一起2011年的案子中,赵挺峰了解到公安机关欲对陈才强涉黑犯罪开展调查,为保护陈才强,他让陈才强逃到香港避风头,以逃避打击。

最终,赵挺峰因犯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等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八年。

但赵挺峰仅是陈才强的一个小“保护伞”,他最大的“保护伞”,是自己的亲哥哥陈才杰。

副市长哥哥

陈才杰比陈才强大两岁,出生于1972年。这位1990年参加工作的70后,曾在当地被认为是“有很大进步空间”的年轻官员。

陈才杰1994年担任共青团浙江省温岭市委副书记,此后仕途通畅。2015年7月,陈才杰被提拔为台州市政府副市长。然而不到一年之后,在2016年4月拟任中共台州市委常委时,他的公示却未得到通过。

2016年4月,正是金华和台州警方联手打掉以陈才强为首的犯罪团伙的时间。一个月之后,陈才强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浙江省纪委省监委主要办案人员说:“省公安厅在查办其弟弟陈才强黑社会性质系列案件中,发现了陈才杰与其之间存在诸多可疑的经济往来,因此将案情向省纪委进行通报,调查随即启动。”

据浙江省纪委省监委介绍,陈才杰始终将个人积蓄存放在陈才强处,用于经营并计息获利,同时借用弟弟的名义在其他企业投资入股,赚取利润。

时间倒回2008年,时任中共台州市委委员、中共浙江省临海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的陈才杰,受到商人王某邀请,投资入股其在三门的船厂。王某劝陈才杰通过理财赚钱,让生活过得更好些,陈才杰第一次将心动转化为行动。出于避嫌心理,他借用弟弟陈才强的名义入股。

这位王某是陈才杰在团市委工作时认识的,被陈才杰认为是一位“温文儒雅、很讲义气”的投缘人,王某视陈才杰为政坛“潜力股”,两人每周都要喝茶聊天两到三次。

2009年9月,陈才杰出任路桥区代区长,王某更频繁地与陈才杰联络。据浙江省纪委省监委介绍,在王某的提议下,陈才杰向他人借款200万元入股王某所属的一家公司,并由其特定关系人陈才强代持股份。而后按照事先约定,陈才杰从王某处借得现金200万元,归还此前对别人的借款。

2010年初,时任台州市路桥区委副书记、区长的陈才杰,授意有关部门在土地使用权的竞拍中增设资格条件,使王某公司以底价拿到该块土地。

2010年6月至11月,陈才杰先后向王某借款共950万元,用于购买房产,并在购买第二套房产资金不足时,经与王某商定,又将950万元借款中的120万元,以2.5分的月利率“反借”给王某,以所得利息支付按揭贷款。

这段时间,也是弟弟陈才强自认为“人生在温岭当地最辉煌、最顶峰的阶段”。陈才杰不仅利用职权在企业经营、土地出让等事项上为弟弟提供帮助,还屡次出手帮弟弟摆平麻烦。

陈才杰回忆,一次弟弟在娱乐场所打架斗殴,他虽因丢了面子而恼火,但仍拨通了相关单位的电话,表示“希望他们关心一下”;2010年初,弟弟惹出更大麻烦后,陈才杰内心十分不安和恐慌,出于不影响自己前程和保护家人的考虑,再次出面请托,希望“从轻处理”;2011年,陈才强因手下蔡玲建聚众斗殴致人死亡被温岭市公安局打黑办盯上,在陈才杰的安排下,陈才强逃往香港“避风头”。

同年,陈才杰升任台州市人民政府秘书长、党组成员,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党组书记。此时的他私欲更加膨胀。他在悔过时提到,“说心里话,一方面想干事,一方面也想赚钱。”

根据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的消息,2014年8月起,国家审计署对浙江土地出让收支和建设用地审批、征收等情况进行审计。而与陈才杰、王某密切相关的路南二手车市场项目等,也被划定在审计范围中。时任台州市政府秘书长的陈才杰,负责与审计组联络、对接,并借机紧盯着审计组的一举一动。

那段时间,陈才杰、王某、陈才强以及陈才杰的特定关系人组成的“四人小组”频频碰面,经集体商议,将金盾公司的所谓“分红”统一口径说成是“借款”,并以虚假还款形式,“结清”了1000万元借款及利息。

很快,在2015年初,王某因涉嫌经济犯罪被限制出境和立案调查。此时陈才杰意识到王某在利用自己,“他貌似帮我很多,但也把我‘绑’上了他的利益战车。”他连同此前入股船厂等所有违纪所得一并退还,想从此与其划清界限,但还是太晚了。

2017年4月1日下午,台州市第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闭幕后,陈才杰被省纪委工作人员带走谈话,并在4月2日下午3时省监委采取留置措施前,主动如实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2017年11月8日,身穿深蓝色毛衣、面色憔悴的陈才杰,出现在了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被告席上。陈才杰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对陈才杰受贿所得赃款予以追缴,上缴国库。宣判后,陈才杰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多带带他”

台州当地知情人士透露,陈才杰、陈才强兄弟自小家中贫困,弟弟陈才强早年辍学,也和家境不好有关。作为长子的陈才杰,一直被父母嘱托,要照顾弟弟。

“我父母只生养了我和弟弟两个孩子,从小就叫我要‘多带带他’。私下里,我也会严肃地批评他;但场面上,出于亲情和私心,我多次出面违规帮他打招呼。”陈才杰在悔过书中写道,“如果我少一些私心,对他严格要求,他也不至于背着我,以我的名义在外惹事。”

在陈才强2016年被批捕时,父母边流泪边拉着陈才杰的手说:“我们老了,你弟弟的两个孩子就交给你了。”陈才杰泣不成声,点头答应。可一年之后,陈才杰自己也被调查。

“父母已年近七十,身体不好,由于我的犯罪,给这个本已不幸的家带来了更多凄苦。每当想起他们拖着病体、倚门盼儿的悲凉眼神,女儿偷偷在日记本里写下的担忧,妻子将独自承担起家庭重担,我就心如刀割。”陈才杰说。

面对摄像机镜头,陈才杰数度掩面。“作为男人,我没有担当好,愧对父母嘱托,没有管束好弟弟。”

在被宣判之时,陈才杰44岁。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如陈才杰这般早年比较努力、也想做出一些政绩,但逐渐被腐蚀、攻陷的心路历程,几乎所有落马官员都经历过。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