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油国步调不一 OPEC会议或分歧严重
2018年06月18日 08:14
来源:国际金融报

来源:标普全球普氏能源咨询分析

北京时间6月14日晚,2018世界杯首场比赛拉开帷幕。东道主俄罗斯以5∶0的大比分战胜了沙特阿拉伯队,成功延续了世界杯东道主从未在首战中输过球的纪录。

然而球场得意的俄罗斯与沙特在油市中的较量并不是那么顺意。这两个全球最大产油国的世界杯揭幕战被人们看作即将到来的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会议PK热身赛。

6月22日至23日,OPEC会议将在维也纳召开,讨论原油减产协议的近况与未来。

自2017年初以来,OPEC及包括俄罗斯在内的10个非OPEC产油国一直控制石油产量,将日产量减少约180万桶。联合减产帮助提振原油价格逾40%,今年油价最高时已触及80美元/桶。

虽然减产协议被延长至今年年底,但是地缘政治风险或使伊朗和委内瑞拉这两个OPEC成员国石油供应量下降,于是沙特及俄罗斯在近几周暗示,可能比计划提前增产。

目前OPEC内部分歧明显,不仅仅是沙特俄罗斯增产派与委内瑞拉伊朗等减产派的分歧,沙特与俄罗斯也存在分歧。

在世界杯揭幕赛之前,俄罗斯总统普京会见了沙特王储萨勒曼,俄能源部长诺瓦克也与沙特能源大臣法利赫对话。

据路透社和彭博社报道,普京和萨勒曼会面主要表达了两国友谊和在油市合作的重要性,诺瓦克和法利赫向媒体透露了更为技术性的细节,虽“大体上都同意逐步退出减产协议”,但在增产幅度上分歧明显。这给即将到来的会议画上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原油供应短缺

国际能源署(IEA)警告称,由于美国的制裁和经济动荡,伊朗、委内瑞拉明年的石油产量可能减少近30%,将下降150万桶/日。

全球领先的数据和分析公司GlobalData原油和天然气分析师Adrian Lara表示,“委内瑞拉的原油产量自2017年年中以来一直在下降,每季度平均下跌10%。预计今年年底前委内瑞拉产量至少再减50万桶/日的看法并非不切实际。如果美国实施全面的额外制裁,强烈的地缘政治紧张信号可能在全球原油供应市场引发更多动荡。”

能源资讯公司普氏(PLATTS)上周也指出,委内瑞拉已向8家国际客户发出警告,称其无法兑现6月份作出的原油出口承诺。委内瑞拉大型港口终端的原油交付已经严重滞后,如果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PDVSA)的供应合约可能被中断。

国泰君安原油期货研究总监王笑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OPEC减产执行率在过去一段时间保持非常好的情况,最高达到150%。一方面各个国家执行力度、标准都比较严格,另一方面就是委内瑞拉、伊朗等国供应的减少。2018年全球原油需求增速明显,所以如果一直减产将导致未来供应的缺口。

IEA也表示,如果OPEC其他12个成员国持续以5月份的速度生产石油,原油市场可能将出现供应缺口,并导致原油库存进一步萎缩,所以削减的产量可能需要其他OPEC国家增加供应来弥补。

增产派:沙特、俄罗斯等

6月13日,特朗普再次发推特表示油价太高,OPEC在闹事。4月时他也曾发推特批评OPEC的减产措施已大幅提高全球石油价格,称“人为”的高油价不会被接受。

本月初,据彭博社报道,在美国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之前,特朗普政府曾要求沙特增加原油产量,日均增加100万桶,以应对来自伊朗的干扰,平衡市场供需。

5月底,据路透社报道,OPEC与以俄罗斯为首的非OPEC产油国,计划继续履行减产协议直至今年底。如有需要,将逐渐增产以应对供应短缺。此前还有消息称,OPEC可能最早在6月决定提高石油产出,主要由于担心经济危机导致委内瑞拉石油产量进一步减少,以及潜在的对伊朗石油供给冲击。

从近期的数据来看,俄罗斯和沙特已经开始逐渐增产。

据彭博报道,由于部分原油公司打破了产量上限,俄罗斯原油供给量在6月第一周升至14个月以来新高。当周,俄罗斯原油日产量达到1109万桶,超过减产协议中1095万桶/日的限额。此外,沙特5月原油日产量比上月增加16.2万桶,至1003万桶,是自2017年10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标普全球普氏亚洲与中东石油市场内容团队总监李威强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本身是全球最大的汽油消耗国,原油处于高价,汽油价格也很高。中东国家汽、柴油有政府补贴,所以当地不会感受到高油价影响,但原油消耗国就要承受很大压力。这些原油消耗国认为,沙特、俄罗斯没有帮忙控制油价,如果一直维持减产,油价可能会持续在80美元/桶以上,会对很多国家产生影响,在这种压力下,沙特和俄罗斯会考虑增产。

王笑认为,如果俄罗斯和沙特不增产,缺失的产量或被美国、加拿大、巴西、英国等可能会增产的国家填补。对于沙特和俄罗斯来说肯定想“肥水不流外人田”。“油价过高会提升新能源天然气的替代作用,OPEC本身存在的意义是稳定油价,而不是希望油价有过大的波动。另外今年沙特阿美要上市,上市需要相对稳定的油价,沙特也希望市场给沙特阿美一个比较正常、明确的高估值”。

减产派:伊朗、委内瑞拉等

目前,沙特和俄罗斯正设法推进原油增产,但遭到了来自伊朗和委内瑞拉的抵制。

德国商业银行分析师Eugen Weinberg在一份报告中撰文称,6月22日召开的OPEC会议可能将成为一场极具争议的会议。

委内瑞拉当前的石油产量已远远低于2016年减产协议上的产能目标,并预计会在未来几个月进一步下降。据国际能源信息署预测,到今年底,委内瑞拉的石油日产量将下降数十万桶。

由于受到美国制裁,6月迄今,伊朗原油出口量大幅下降。安哥拉也在减产,利比亚和尼日利亚的石油产量似乎已经达到目前上限,安全问题也成为供应的隐患。

伊朗驻OEPC代表Hossein Kazempour Ardebili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由于美国对伊朗和委内瑞拉实施了非法制裁,原油出口出现短缺。但让沙特行动起来,去弥补缺口,这是“丧心病狂”的。没有一个OPEC成员国将违背其两大创始成员国伊朗和委内瑞拉,美国上次也试图抵制伊朗,但油价仍然涨到了140美元。“低估竞争对手之间长达60年的合作历史是如此的傲慢和无知”。

委内瑞拉则致信其他OPEC成员国,要求谴责美国的制裁。委内瑞拉石油部长Manuel Quevedo在信中写道:“我恳请各位同仁保持团结,并给予我们支持。”

6月11日,伊拉克加入伊朗和委内瑞拉反对任何提高原油增产计划的阵营,伊拉克石油部长Jabbaral-Luaibi在一份声明中说,欧佩克应该抵制增加原油供应,因为减产目标尚未实现,原油价格低于预期水平。

但事实上,王笑表示,库存的变化才是衡量减产是否达标的标准。上个月OPEC月报显示,全球商业库存接近或低于5年库存均值,这可以理解为现在已经逐渐达到了供需平衡。

隆众资讯成品油分析师李彦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小算盘,产油国最重要的还是靠石油出口,伊拉克等国想维持减产,可能是认为油价还有继续上行的空间。有减产氛围继续支撑价格,如果价格走得更高,可以拉升单桶原油的价值。”

预测:渐进增产可能性大

目前对于OPEC会议的结果,一些专家预测存在这样几种可能性。一种是沙特和俄罗斯说服OPEC同意增产,但这两个最大产油国在增产中占更大比例。这意味着OPEC中的部分国家需做出牺牲,不仅要承受较低的油价,还要接受不能提高石油产量的事实。另一种可能是谈判破裂,沙特和俄罗斯各自为阵,增加石油产量。

据彭博社6月13日的报道,目前沙特正在考虑多种方案,以便在未来几个月将石油日产量提高50万桶至100万桶。一项提议是每天仅增加50万桶原油;另一种想法是,立即增加50万桶,然后在第四季度再次提高类似产量。从目前来看,沙特正在考虑每天增加约60万至70万桶原油。这实际与俄罗斯较为“激进”增产的目标不相符。据悉,俄罗斯想提议增产180万桶/日。

李威强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OPEC内部一直以来分歧很大,但市场普遍预计下半年会开始增产。目前,大家更关心的是增产幅度。“上周沙特、俄罗斯有意向要增产,油价短时间内下跌了2-3美元。如果未来增产的幅度低于50万桶,油价可能还会维持在70-75美元/桶,若高于100万桶以上,油价跌幅会很大”。

李威强还补充说,每个原油消耗国能承受的油价不同,从历史上来看,超过80美元/桶,就会有很多国家承受不住。“从今年初到近日,石油价格在60-70美元/桶时,需求还很旺盛,说明许多原油消耗国有能力接受,但价格在70美元以上、靠近80美元时,压力就开始增加了”。

李彦认为,沙特是OPEC的牵头者和龙头老大,它的影响力和话语权会更加明显,所以沙特提出要增产,最终的结果是增产的可能性会很大。“只不过沙特和俄罗斯会有商量,肯定会维护减产的大氛围,即便增产也是循序渐进的。在控制性的描述和策略性的指引上会给市场一个明确的方向”。

油价天花板

李彦认为,今年油价较难预测,但是今年油价底部均价整体表现会比去年高一些。“历史上OPEC进行过多次增产和减产的操作,并没有使油价出现大幅上移或下行,但是接下来的会议会给市场带来指引。今年下半年油价在80美元/桶附近会出现较强的阻力,即便以最乐观的预期来看,在80-85美元/桶的区间可能会形成一个天花板,而100美元/桶是绝对不可能的,除非发生恶性黑天鹅事件”。

摩根大通6月8日发布的季度报告中称,OPEC会议会主导短期的油价走势,尤其是若届时宣布的增产高于市场目前的预期。

但摩根大通并不看好油价的长期走势,该行指出尽管地缘政治和供应端的不确定性使得油价在下半年仍面临上行风险,但或许会在接近年底时开始下挫,到2019年甚至会继续下挫。原因是供需基本面可能会走弱,需求端方面,该行认为欧洲、拉美和中东的经济增速会放缓。

摩根大通维持了对年内布伦特原油69.3美元/桶的预期,但下调明年布油的预期至63美元/桶。对年内美国WTI原油的预期下调了3美元,至62.2美元/桶,明年则预期为58.25美元/桶。

(标普全球普氏能源咨询分析 李曦子)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