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假亲子鉴定致夫妇错失亲生子 回应:技术原因
2018年06月16日 10:19
来源:看看新闻Knews

“他们根本没有诚意,就是想尽快把事情了了。”朱晓娟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就22年前作出的一份结论错误的亲子关系鉴定报告,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一行三人到重庆回应她,称“是当年技术原因造成”。

1995年12月,河南省人民高级法院院受兰考县公安局委托,对被拐卖儿童许盼盼与程小平、朱晓娟夫妻是否具有生物学亲子关系进行了法医学鉴定,其结论是:许盼盼和程小平、朱晓娟具有生物学亲子关系。 然而,今年2月5日,朱晓娟拿到重庆警方的“鉴定文书”,鉴定结果显示:盼盼与朱晓娟、程小平“亲权关系不成立”。失散26年的亲生儿子另有其人——来自南充的刘金心,被重庆警方亲子鉴定,与朱晓娟、程小平“符合双亲遗传关系”。 重庆警方的最新鉴定,推倒了此前河南省高院的鉴定。

河南高院回应假亲子鉴定是“技术原因造成”

0.png

朱晓娟有些难以接受这样的现实冲突,“22年前,一纸亲子鉴定,让我从河南开封领回儿子,抚平了失子的伤痛;22年后,又一纸亲子鉴定,哐当,亲生儿子从天而降,发现之前一直错养着别人的孩子。”

朱晓娟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讨要一个说法。

4月10日上午,该院独家回复看看新闻Knews,称非常重视此事,已组成联合调查组对这个事件中的每个细节进行认真核查。核查结果迟迟未予公布。

5月10日,朱晓娟委托律师向河南省高院发出《律师函》,要求该院“收到本函后五个工作日内,委派具有决定权限的负责人,就贵院侵权赔偿事宜与委托人及委托人的代理人进行磋商处理”,“如贵院未能按以上函告内容办事,本律师将根据委托人的授权通过法律途径维护其合法权益”。

6月11日,河南省高院一行三人抵达重庆。“两男一女,女的是民事庭庭长,两男一个来自纪检部门一个是赔偿办的,他们都有职务。”

朱晓娟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6月12日上午10点双方选择在重庆市高院见了面。“他们首先跟我通报说,经过全面的调查,亲子鉴定报告结论错误,是因为二十多年前技术不成熟造成,但整个过程中不存在违规违法行为。然后就问我们有什么想法。律师说由于他们当年的亲子鉴定结果给我造成了严重的伤害和痛苦,也给我带来了经济损失;更重要的是由于当时这个鉴定,我们放弃继续寻找亲生儿子,失去了找回他的最佳时间,而现在找回的亲生儿子情况很差;养子也错失了寻找他亲生父母的机会。无论调查结果是什么原因,都不能否认目前事实,我要求河南省高院对我和两个儿子作出经济赔偿和精神赔偿。”朱晓娟说。

被拐走前的刘金心被拐走前的刘金心

然而,经济赔偿的要求未获得河南省高院一行三人的支持。首次会谈于当天中午十二点多结束。6月13日下午,双方再次见面,朱晓娟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河南省高院一方只愿意赔精神损失费5万元,再给予一定补偿,补偿原则是按河南当地年平均工资标准补三十几个月。” 结果不欢而散。“后来赔偿办那位负责人还给我打电话说,你如果同意我们就办手续。我告诉他不可能,我也不要什么赔偿了,只要他们给个真相和说法。”

朱晓娟说,她向河南省高院来人提出查看调查报告文本的要求,“他们说不会给我看,也没必要给我看”。 河南省高院宣教处工作人员对看看新闻Knews记者表示,宣教处没有人员参加联合调查组,“因此对核查结果不知情,但可以帮忙问询”。但此后该工作人员不再接听看看新闻Knews记者的电话。看看新闻Knews记者还拨通河南省高院赔偿办抵渝协商的负责人的手机,他一听是媒体便喂喂几声后挂断,亦不再接听电话。 22年前在这份结论错误的亲子关系鉴定报告上签字的鉴定人齐守文,职务仍是河南省高院政治部副主任。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郑州新郑综合保税区)官方网站的一篇报道称,“5月7日下午,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政治部副主任齐守文一行到郑州航空港实验区法院调研指导文化建设工作”。

将非亲生认定为亲生,多名受访的亲子鉴定专家表示吃惊。他们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DNA亲子鉴定技术1995年在我国已经成熟。其根据遗传学原理,运用现代生物技术,对被鉴定者进行特定DNA片段的提取和检测,并对结果进行相应的计算和分析,从而得出鉴定结论的过程。在西南政法大学刑事侦查学院副教授赵新立看来,DNA亲子鉴定除非作假,否则不可能确立亲子关系。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