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不安的意大利扰动全球市场
2018年05月31日 08:12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张涵 北京报道

全球市场震荡

意大利政局不安以及债务风险升级引爆全球市场,5月29日,美欧股市出现大幅下挫,叠加市场对中美贸易摩擦的担忧,5月30日,亚太股市出现重挫,主要股指跌幅均超过1%。不过,在当地时间5月30日,意大利财政部成功发行价值17.5亿欧元的5年期国债,22.5亿欧元的10年期国债,以及20亿欧元的2025年到期浮息债券。这使得市场恐慌情绪有所缓解,5月30日欧洲股市企稳,美国股市也出现反弹。欧元兑美元在创2017年7月以来新低后,出现反弹。不过,全球市场虽然获得喘息,但是意大利债务风险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始终高悬,仍在扰动全球金融市场。(张星)

导读

当地时间5月30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表示,意大利政治危机导致该国借贷成本大幅上升,这一事件为所有拖延改革步伐的欧元区成员国政府敲响了警钟。

意大利的政局动荡唤回了十年前的希腊债务危机的恐惧。在当地时间5月28日意大利宣布将要重新选举的消息后,全球资本市场巨震。随后,全球主要股市全线飘绿。

全球市场震荡

5月29日,美国股市收盘标普500指数和道琼斯工业指数录得一个月来最大单日百分比跌幅。欧元和油价来到数周低点,5月30日,亚股亦延续欧美市场跌势,MSCI明晟亚太地区(除日本)指数跌1.1%。

日本股市日经指数跌至六周低点,日经指数收低1.5%至22018.52点,盘中一度降至六周低点21931.65点。日经指数勉强保持在75日移动均线21920.19点上方,该水准为大盘的短期支撑位。保险和银行板块表现不佳,分别下挫2.4%和2.3%。东证股价指数跌1.5%至1736.13点。

分析师称,日本金融板块可能还会遭遇更多抛盘,因为有猜测认为,日元的飙升有可能触发日本央行出台更多货币宽松措施。

香港股市下跌并触及三周收盘最低位,恒生指数下跌1.4%,收报30056.79点。恒生国企指数下滑1.59%,收在11769.16点。

A股沪综指收至逾19个月新低,收报3041.44点,跌79.02点或2.53%,创两个月最大单日跌幅,此前收盘低点为2016年10月17日的3041.17点;此前最大单日跌幅为2018年3月23日的3.39%;沪深300指数收报3723.37点,跌2.12%。

从3月4日意大利选举后,新政府的难产已经使得金融市场出现了不少动荡。但当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宣布夏天重新进行大选后,市场才出现了真正的反应。

“问题的关键在于重新大选有可能成为脱欧公投,同时伴随意大利债务违约,这将给市场带来可能大过希腊债务危机的影响。”一位纽约对冲基金经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意大利的经济规模至少比希腊大10倍。希腊得到了欧元区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提供的2500亿欧元才摆脱了困境。

5月29日,意大利债市录得26年来最大跌幅。“如果这种情形再持续几天,我认为一些欧洲官员就必须作出回应了。”丹麦盛宝银行(Saxo Bank)汇市策略主管John Hardy说。

幸好,在当地时间5月30日,意大利财政部成功发行价值17.5亿欧元的5年期国债,22.5亿欧元的10年期国债,以及20亿欧元的2025年到期浮息债券。尽管收益率出现明显飙升,但规模仍然显示出投资者未完全放弃对意大利政局的信心。

债券的成功发行给了暴跌状态的全球市场以喘息的机会。意大利国债在经历几天重挫之后终于有所反弹,欧股也有了喘息的机会,跟着小幅回升。欧元兑美元有所反弹。

5月30日,美股开盘三大股指上涨,标普500指数开盘上涨15.02点,涨幅0.56%,报2704.88点;纳斯达克指数开盘上涨32.70点,涨幅0.44%,报7429.31点;道琼斯指数开盘上涨161.00点,涨幅0.66%,报24522.43点。

然而,短期的市场回暖并未解决结构性的问题。“如果意大利开始滑向危机,这就可能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该问题比我们处理过的任何问题都更严重。”一位欧洲的货币官员表示。

金融大鳄索罗斯在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组织的会议上表示,欧盟陷入了生存危机,一切可能出问题的地方都出问题了。

10倍于希腊的债务梦魇

当地时间5月30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表示,意大利政治危机导致该国借贷成本大幅上升,这一事件为所有拖延改革步伐的欧元区成员国政府敲响了警钟。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动荡影响的远非只有意大利债券收益率,在欧元区摆脱经济崩溃威胁六年后,此次意大利债券市场的一轮剧烈抛售蔓延至更广泛的金融市场,促使投资者转向美元和日元这类安全资产,这两种货币也随之大涨。

一场国内的政治动荡如何迅速演变为全球性震荡?

据美国中央情报局2016~2017年的预测,全球几个比较大的债务国包括美国、英国、德国、卢森堡等,其中希腊债务为5070亿美元,而意大利的债务却高达2.4万亿美元。

与10年前的希腊债务危机相比,意大利的经济规模至少比希腊大10倍。后者得到了欧元区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提供的2500亿欧元(2890亿美元)才摆脱了困境。如果意大利也需要相同水平的支持,那么涉及的资金规模将超乎想象。

IMF的救助资金加起来也只有大约5000亿欧元,即便加上欧洲稳定机制(European Stability Mechanism,ESM)可能筹集到的4000亿欧元,也还是不能完全满足意大利的纾困需要。

目前的组阁失败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救助派和反救助派的重大分歧;而未来的公投也将在很大程度上在接受国际救助和脱欧两种选择中展开。

5月29日,意大利央行警告称,由于担心新选举可能成为意大利的准脱欧公投,金融市场出现了多年来最严重的抛售潮,意大利很快也要失去投资者的信任。如果意大利也举行类似英国的脱欧公投,可能会给成立已25年的欧盟带来致命的打击。

西方政客的选择

跟阴霾连年的希腊危机一样,意大利债务问题又进入了一场债务人和债权人、民粹主义和紧缩派的对峙。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欧盟还未施展其救助的本领。六年前,欧元区瓦解的风险迫使欧洲央行实施直接货币交易(OMT)和长期再融资操作(LTRO)计划,而事实证明,欧洲央行可以更具创造力。

但欧盟的任何举动都很可能遭到民粹政党的反对。

意大利主要政党五星运动和极右翼北方联盟已经表现出不喜欢欧元,他们的主要政治纲领就是宣扬欧盟抢走了意大利对自身命运的控制权。

在重新选举后,意大利是希望获得这种帮助还是转而选择放弃欧元或退出欧盟,也就是“意大利脱欧”(Quitaly),这对欧洲央行和欧元区决策者而言完全是不同的命题。

欧洲央行前市场操作主管Francesco Papadia认为,除非意大利做出可信的保证,称其绝不会退出欧元区,否则市场不会平静。

如果没有意大利未来将留在欧元区的保证,那么欧洲央行就是在试图挽救“一个不希望得救的国家”,Papadia说,“我觉得欧洲央行管委会很难批准这一做法。”

欧元区领头羊德国也呼吁欧洲国家要团结一致。德国外交部长马斯表示,“没有一个(欧洲)国家足够大,即使德国也没有大到可以独自捍卫和维护自己的利益,欧洲需要更多地团结在一起,而不是分裂,特别是在当前。”

美国财政部一位高级官员表示,美国财政部认为,意大利和欧元区其他国家最好能够在不对欧元区作出重大改变的情况下解决问题。意大利政治局势和市场动荡成为即将召开的七国集团(G7)领导人会议的关键议题。

热门排行榜